常熟| 焦作| 通山| 甘洛| 沧县| 陇川| 当涂| 鄯善| 海南| 包头| 徐州| 头屯河| 武鸣| 英山| 额济纳旗| 竹山| 乌马河| 甘孜| 岳普湖| 宝鸡| 寿县| 天全| 额敏| 肃宁| 孟津| 白碱滩| 邵武| 武鸣| 广河| 黄埔| 临猗| 启东| 贺州| 孙吴| 海淀| 南山| 汕尾| 维西| 绥棱| 科尔沁左翼后旗| 望奎| 朔州| 隆德| 泰宁| 安化| 志丹| 丹寨| 弓长岭| 大同市| 延津| 合山| 鄂伦春自治旗| 南溪| 大竹| 衢州| 寻甸| 德江| 禹州| 东阳| 礼泉| 繁昌| 平坝| 常州| 锦屏| 彰化| 大同区| 黑山| 当涂| 西峰| 万全| 洪江| 兴隆| 交口| 四子王旗| 临泽| 南川| 新会| 苏家屯| 深泽| 睢县| 庆元| 庆元| 额敏| 汶川| 眉山| 武功| 纳雍| 乌兰察布| 酉阳| 宜秀| 永和| 惠阳| 乌拉特前旗| 迁西| 中卫| 衡阳市| 荔浦| 靖远| 宁强| 思南| 嵩明| 龙里| 高陵| 墨玉| 新宾| 洪雅| 东乌珠穆沁旗| 潮安| 宁化| 宁乡| 临县| 江宁| 任丘| 岱岳| 共和| 奈曼旗| 泾川| 朝天| 苏州| 柯坪| 永胜| 梁平| 全南| 友谊| 漾濞| 曾母暗沙| 灯塔| 通辽| 巴彦| 白云| 满洲里| 九寨沟| 长宁| 鱼台| 巴东| 九龙| 洪泽| 方正| 博乐| 永春| 行唐| 铜川| 蒙自| 旬阳| 阿勒泰| 淄川| 闵行| 泗县| 兰州| 德江| 五峰| 漠河| 原平| 梁河| 闵行| 巢湖| 富平| 芒康| 南投| 科尔沁右翼前旗| 曲江| 曲水| 高安| 信丰| 贺兰| 乐至| 湾里| 万源| 西乡| 太谷| 龙泉| 金州| 泌阳| 科尔沁右翼中旗| 梅县| 新巴尔虎右旗| 泽库| 泰兴| 清苑| 兰考| 承德市| 江华| 新晃| 甘棠镇| 赤水| 惠水| 廉江| 太康| 邵东| 蒲城| 承德县| 荔浦| 鹰潭| 沛县| 唐山| 德格| 防城港| 铜梁| 定安| 永城| 普宁| 龙川| 左贡| 普安| 桓台| 双鸭山| 民丰| 单县| 伊川| 西平| 盘县| 兰西| 德兴| 民丰| 永善| 焦作| 蕉岭| 莫力达瓦| 志丹| 丹凤| 丹巴| 诸城| 南漳| 富民| 马边| 泸溪| 漳浦| 扎囊| 克东| 临颍| 华县| 衡阳市| 龙陵| 大埔| 武乡| 磴口| 深州| 永福| 花莲| 辽中| 柳州| 宁陕| 会东| 福鼎| 汝州| 开平| 台北县| 屏山| 同德| 六枝| 汝阳| 郎溪| 盐津| 连云区| 长汀| 民和| 夷陵| 大港| 独山子| 玉屏| 双流| 卢氏| 潮州| 衡山|
热点>正文

当和尚也要大口吃肉,狂草之圣怀素的癫狂人生

2018-02-21 07:55 | 天杭艺粹 | 手机看国搜 | 打印 | 收藏 |评论 | 扫描到手机
缩小 放大

核心提示:说起书法界的明星范儿,怀素的魅力无人能及。李白也不禁为他作诗,赞颂他淋漓畅快的癫狂。他以僧人最自由的心态,写下世间最浪漫的书法。世人觉得他癫狂怪诞,然而在他自己看来,唯有自由才能让他快乐。

  怀素《自叙贴》

说起书法界的明星范儿,怀素的魅力无人能及。李白也不禁为他作诗,赞颂他淋漓畅快的癫狂。他以僧人最自由的心态,写下世间最浪漫的书法。世人觉得他癫狂怪诞,然而在他自己看来,唯有自由才能让他快乐。

不拒酒肉的醉僧

怀素10岁时“忽发出家之意”,剃度为僧。虽是僧人,却不遵从清规戒律,照常喝酒吃肉。他想做僧人,也不愿舍弃酒肉之乐,想来这一“酒肉穿肠过,佛祖心中留”的世间双全法,他比济公实践得还要早。

如此看来,他是随心所欲的僧人,是自由自在的僧人。他吃肉,觉得世人的异议令他有所不便,他便在《食鱼帖》中发了这样一通牢骚:“老僧在长沙食鱼,及来长安城中多食肉,又为常流所笑,深为不便……”

  怀素《食鱼贴》,草书,29×51.5cm,8行56字

达官贵人送的酒多,不曾需要自己买;喝得兴起,不分墙壁、衣物、器皿,任意挥写。他说:“饮酒以养性,草书以畅志。”因此,人们称他为“醉僧”。

  怀素《醉僧贴》,译文:“人人送酒不曾沽。终日松间挂一壶。草圣欲成狂便发。真堪画作醉僧图。”

怀素练蕉

怀素年轻时,书法在于“不师古”。按照中国的笔法传承,他还“不得法”,还处于正统书法的门外。传说他学习草书的经历十分感人,因为买不起纸张,怀素就找来一块木板和圆盘,涂上白漆书写。

后来,怀素觉得漆板光滑,不易着墨,就又在寺院附近的一块荒地种植了一万多株芭蕉树。芭蕉长大后,他摘下芭蕉叶代替纸张来练书法。

由于怀素没日没夜地练字,老芭蕉叶剥光了,小叶又舍不得摘,于是他又想了个办法,干脆带了笔墨站在芭蕉树前,对着鲜叶书写。就算太阳照得他如煎似熬,刺骨的北风冻得他手肤迸裂,他还是在所不顾,继续坚持不懈地练字。

他写完一处,再写另一处,从未间断。他还为自己的居所起名为“绿天庵”。

不仅如此,他还乐于求教。怀素长途跋涉到长安去寻师访友,然后探索出自己的狂草书风,用他自己的评语来说是得到了“草书三昧”。他的书风来自于“豁然心胸,略无疑滞”。

  怀素狂草《过钟帖》

他也能做诗,与李白、杜甫、苏涣等诗人都有交往,也好饮酒。李白有诗赞美怀素:“少年上人号怀素,草书天下称独步,墨池飞出北溟鱼,笔锋杀尽中山兔……起来向壁不停手,一行数字大如斗,恍恍如闻神鬼惊,时时只见龙蛇走。”

用最精炼的比喻来形容怀素莫过于“惊蛇走虺,骤雨旋风”,从中可以领略怀素书法之神奇。

 

颜真卿问怀素:“你的草书除了老师传授外,自己有否获得感受?”

怀素说:“有一天傍晚,我曾长时间观察夏云的姿态。发现云朵随着风势,转化而变化莫测,或如奇峰突起,或如蛟龙翻腾,或如飞鸟出林,惊蛇入草,或如大鹏展翅,平原走马,不胜枚举,美妙无穷。”

颜真卿说:“你的‘夏云多奇峰’的体会,使我闻所未闻,增加了我的广识,‘草圣’的渊妙,代不乏人,今天有你在,后继有人了。”

  怀素《苦笋贴》

最佳师徒组合“张颠素狂”

怀素晚于张旭,对于张旭,坊间传言甚多。据传,他平时酗酒,每当饮酒大醉后,就呼喊狂奔,然后下笔书写。有的时候还会以自己的头发蘸墨书写大字,醒来后得到神来之笔,世呼“张颠”。

而晚于张旭的怀素,后世人将他与张旭并称,也是张旭的学生。怀素与张旭,性格都很疏放率真,不拘小节。

  张旭草书作品

  张旭《肚痛贴》,草书,41×34cm,6行30字

怀素也曾一日九醉,他曾在寺内粉壁长廊数十间,每因酒后小豁胸中之气,便提笔急书于粉墙之上,其势若惊蛇走虺,骤雨狂风;满壁纵横,又恰似千军万马驰骋沙场。为此,时人又称怀素为“狂”。说怀素与张旭,是“以狂继颠”。

怀素的草书称为“狂草”,用笔圆劲有力,使转如环,奔放流畅,一气呵成。后世有“张颠素狂”或“颠张醉素”之称。

  怀素《论书贴》

狂草,内心的写照

经颜真卿、张旭等众多文人名士的指点后,怀素渐渐地领略了书法真谛,四十岁的他书法创作进入了巅峰状态。他一生的代表作主要有《自叙帖》、《圣母帖》、《老僧食鱼帖》、《苦笋帖》、《论书帖》等作品。

在怀素所有作品中,最具有代表性的是《自叙帖》和《圣母帖》。

  怀素《自叙帖》,纸本墨迹卷,28.3×775cm,126行698字

怀素的《自叙帖》,乃是他中年的草书巨制,也是怀素一生草书艺术的写照。通篇神采飞扬,笔墨活泼飞动,笔下虎虎生风。

《自叙帖》笔法似游丝,犹如轻盈的彩绸,在回环缠绕之中,令人永远找不到打结的结点。

怀素《自叙帖》局部,译文:“怀素家长沙,幼而事佛,经禅之暇,颇好笔翰。”

如果说王羲之《十七帖》,用的是隶书含蓄而内敛的笔法,字字在独立中形同算子;那么怀素的《自叙帖》就是用劲挺秀逸的篆书笔法,在连绵不绝之中形成“一笔书”。怀素本人更是得意于自己的书法,他将时人对其书法的赞誉,写进了《自叙帖》里。

怀素《自叙帖》局部,译文:“然恨未能远覩前人之奇迹,所见甚浅。遂担笈杖锡,西游上。”

怀素狂草,不遵章法。他从天上的流云,领悟到书法的变化不居;变化至痛快之处,如飞鸟出林,惊蛇入草。因此,他的书法十分浪漫惬意,他的晚年之作《圣母帖》便极度绚烂。

怀素晚年患有“风疾”,可能是“类风湿”或者是“风湿性关节炎”。他拿笔的时候,有强烈的疼痛感。他留下的《小草千字文》用笔如“冬树枯柴”,只能当作苦行僧信笔的“寒涩”之作。

  怀素《小草千字文》

人生得意须尽欢

如果说,怀素青少年时期的书法凭借的是艺术直觉。那他三十岁以后的艺术探索,则是在艺术传统中求索。而中国书法的历史传统就是笔法传承,笔法则是魏晋书法的“核心机密”。

  怀素《小草千字文》

 

怀素的一生纵情快意,真正获得了自由。他将心情与感受放在了他的书法中,不仅是在书写记录,更是将艺术发挥到淋漓尽致。要说放飞自我,谁能如他一般纵情人间。

(本文系微信公众号“天杭艺粹”授权转载)

我要评论已有条评论,共人参与

最热评论

刷新

    更多阅读

    点击加载更多

    热点直击

    今日TOP10

    猜你喜欢

    旅游热点新闻

    网友还在搜

    热点推荐

    扫码关注中国搜索官方微信
    扫码关注中国搜索官方微信
    岚山 规划三路 四能市场 八一七南路 江苏常熟市练塘镇
    赛慈寺 迎瑞 浮岗镇 梅南镇 汤头村